诺瓦拉

不如归去

【武当x暗香bl】相见恨晚(五)[车]

怂了怂了,这次发链接。
https://shimo.im/docs/9Fpqtfafx8E1ioDH
进不去到评论看❤

新手上路开灵车望轻喷❤

【武当x暗香bl】相见恨晚(四)

【下一章完结并上高速,发不发刀子看情况】

4.—情定云梦池—

自金陵一别后,楚柳二人已有数日未曾见面。

而柳云归这边对那案件的调查也没什么太大的进展,一拖就是好几天。

他最近心烦意乱,脑子里都是和跟那登徒子道长的一点一滴,偶尔从回忆中清醒过来时,他的脸上还浮着一抹晕红。他只能照照镜子捂住自己的眼睛,喃喃自语,胡思乱想。

“我这是怎么了……?”

数日未见,自己居然还挺想他的,可自己也并不知道那道长的去向。

不如……去云梦汤池碰碰运气吧,正好自己要追踪的人也在云梦,汤池鱼龙混杂,应该能探听到些许消息。

就在柳云归动身想要前往汤池时,师姐突然叫住了他。

        “云归!你要出门啊?”师姐说着拍向了柳云归的后背。

柳云归直觉得背后被师姐摁上了什么东西,但他摸了摸却也没摸到什么。

         “云归呀,今天出门要好好玩哦~”师姐脸上挂着一抹诡异的微笑,拍了拍柳云归的肩。

在暗香待久了的柳云归顿时觉得师姐的笑里隐藏着一丝危险……但究竟会有什么危险?难道是性命之忧?

不开窍的柳云归眉头不展地离开了暗香。
可他不知道的是,师姐在他头发上安上了……一朵花。
往日里,柳云归都束着整齐的发髻,留下两缕垂发在耳旁,倒是增添了几分少年感。
可今日他只是将墨色长发随意一挽,倒是让师姐生出了鬼点子在他发间别了一朵紫色的小花,和他的黑衣倒是很配,回头率还是蛮高的。
所以他突然觉得自己在路上行走时,注意到他的人忽然多了起来,可看看自己并无不妥,便将疑问压在了心里。

……

缘分可真是个神奇的东西。

木刻花边的汤池里,散发着丝丝热气,直叫人熏得脸颊发红。缕缕雾气缭绕在身,嗅着飘扬而来的玫瑰香气,看着远处的碧山绿水,好一个惬意景象。柳云归也不自觉地放松了下来。

可与这妖道的孽缘还是没放过他。

        “云归君,近来可还安好?”柳云归抬眼望去,只见楚吟箫一手搭着池边木雕,一手缠绕玩弄着垂落两边乌黑的发丝。水珠顺着发丝滴落衣襟,打湿胸前微微敞开漏出胸口的白衣,衣下肌肉曲线和那点樱桃红随着他呼吸的一起一伏若隐若现。他眼睛微眯,嘴角扬起弧度,脸颊晕红,那颗眼角泪痣在这种场景下更添了几分撩人。

楚吟箫所处之池较偏,在他身前正好有一处山石将他与不远处的云梦女子们隔开,只是刚好柳云归的角度能看到他与身后……那个写着“请勿男女混浴”的牌子罢了。

        “呵,云归君这可是看呆了?怎的不过来?我们可是好久没见了呢。”楚吟箫轻轻一笑,微扬语调的轻声漫语像猫儿挠心一般令人发痒。他扬了扬手中的池水,水滴尽数撒在他白皙的肌肤上,阳光洒下几许,照亮他覆着清水的肌肤上,更添了几分诱人。此情此景,直刺激地柳云归默默咽了一口唾液。

可能是云梦池水温温热热,也可能是此情此景太过撩人,柳云归的脸上浮现红晕,连那耳朵和脖子也有些粉红。他只能硬着头皮走过去,看看这妖道究竟想耍什么花招。

        “你没看见这牌子上写着什么吗?”

         “哎呀~贫道不识字,还要劳烦云归君读上一读了。”楚吟箫故作娇柔女子对柳云归抛了个媚眼。

柳云归只觉脸上发烫,转过头去不敢与他对视。

        “既然云归君不愿意站着读,那到贫道怀里读可好?”楚吟箫一把拉过柳云归,将他拽进池中,让他坐在了自己腿上,使双腿环着自己的腰。柳云归的黑衣打湿了一片,胸口被楚吟箫拉扯地敞开。

       “你干什么!”柳云归忍不住泄放了自己的怒气。

       “云归君可不要玩闹,这里还有这么多人看着呢~”楚吟箫凑到柳云归耳边轻轻说道。他似乎觉得这样挑逗他还不够,还顺带对柳云归的耳朵吹了一口气,痒痒的感觉激得柳云归不自觉地颤抖远离。

这还不够。

楚吟箫轻轻别过头叼下他发间的紫色鲜花,叼在嘴里轻轻咬磨花茎,好像在对他炫耀自己的战利品一样。

柳云归愣了一下便伸手去夺那花朵,却被楚吟箫拦下,他用指尖轻轻在柳云归手心绕着圈,瘙痒的感觉使他轻哼出声。

        “嗯哼……你……!”

看到两人以这样暧昧的姿势坐在一起,另一边的女孩子们纷纷捂着嘴偷笑,与同伴窃窃私语,柳云归的脸羞得更是红。

       “你放开我!”在众目睽睽之下,柳云归只好放低声音,用更大力气去推打楚吟箫的胸口。

可楚吟箫只是抓住了他的一只手腕,另一只手撤掉了他半遮半掩的上衣。

柳云归的肌肤就这样暴露在空气当中。

楚吟箫的手突然触摸到了什么,神色一紧。

柳云归突然明白了那危险是什么了,可为时以晚楚吟箫抱起怀中人,半拉半拖着脱掉的衣裳,走进
里屋的客房内。任凭柳云归再怎么挣扎也逃不脱这牢牢的枷锁。

众人则是红着脸欢呼鼓掌。

……

楚吟箫将柳云归放在床上,将他翻了个身,死死按在了床上。

        “云归君,你这伤是怎么来的?”楚吟箫一改往日里轻佻温柔的语气,突然严肃起来。

        “不过是没完成任务被惩罚了而已,不打紧。”柳云归试着从床上爬起,却又被按得更死。

        “受了这般重的伤,下次就不要硬挺着了。”
 
        “不过是普通的皮外伤而已,本就是习武之人,避免不了受点小伤。”

         “你管这叫小伤?”楚吟箫神色更凛冽了几分。

          “这伤得极深,就像你这样不在意可不能快些好,好了也会留很重的疤痕。”楚吟箫轻轻用手指描摹着柳云归背上的结痂。

         “躺好,不许动。”楚吟箫难得用这样命令的语气与人说话。

他转身拿出药膏,为柳云归涂抹。
兴许是他因生气而下手有些重了,弄得柳云归闷哼一声。

        “弄疼你了?那我下手轻点。”楚吟箫的语气又变得极为温柔,却不带一丝轻佻。

而柳云归也不知是怎的,楚吟箫为他抹药时手指触摸他肌肤传来的沙沙的触感,使他心跳逐渐加快,不自觉拽紧了床单。

自己这是怎么了……?以前师兄弟给自己上药时也没有这样啊。

在听到楚吟箫对自己温柔的关怀后,自己心中的那块玄冰似乎融化开来,将心扉敞开。

自己这是怎么了……?可能是因为自己第一次受到除了自己师门姐妹兄弟之外的真挚关怀吧。
或是说……?

柳云归的眼睛微微有些湿润,自己不敢去承认对眼前这个道长产生了特殊的感情,却也不想否认。

上完药后,柳云归刚坐起,就被楚吟箫紧紧抱住了。

平时那么话痨的一个人此时却沉默了。

两人紧紧地拥抱在一起,感受对方温热的体温,感受对方越来越快的心跳。

       “云归君,其实……我对你有些别样的感情。”

       “就是那种……发自心底的喜爱吧,一见到你,就心跳加快的那种……”平时轻佻的道长此时说起情话来却不那么撩人了,甚至还有点磕绊。

楚吟箫默默等待着对方的回应,心里不住地有些惧怕。

        “今天的月亮真……真好看啊……”楚吟箫见对方迟迟不回应,便用一个荒唐的话转移注意力。

很明显,他心中也很慌乱,因为现在艳阳当空。

柳云归突然扶上楚吟箫的肩,望着他认真的神情,想要说些什么,没吐出的话被一个突兀的吻堵在了嘴中。

楚吟箫吻了他。

他也没有拒绝,只是笨拙地回应这个吻。

唇齿交缠,房间里弥漫着暧昧的气息。
津液在口中牵扯,诉说着对方的衷情。

柳云归抬起楚吟箫的手,在他的手心轻轻地一笔一划地写到:
        我亦心悦君。

得到回应的楚吟箫更加放肆地吻着,手也伸向柳云归的下衣,甚至于在他白细的腰上细细抚摸着,顺着腰线往下探寻……

这毕竟是在别人的地方,这么肆意确实不太好。

可他们也不在乎了。

毕竟两情相悦。

可偏偏那狂风就是不解柳枝的风情,偏要大作。

一声尖叫打碎了二人的梦境。

两人停下了动作,口中还连着丝丝津液。
清醒的二人有些尴尬,只好穿上衣服出去探探情形。

可这偏偏不是什么好消息。死的偏偏就是两人都要找的青烟姑娘。虽然青烟乔装混进云梦,但还是会被人发现。

这姑娘脸上的人皮面具被人撕下,喉咙处有一道显眼的伤,她躺在血泊之中,身上绿衣被血染的发黑。

线索又断了。

柳云归神情落寞地呆站在一旁,不知所措,紧紧地握着拳。

楚吟箫虽然看见了青烟手中的一片梅纹紫绸,但他只是趁众人不注意自己收起,并未告诉任何人,哪怕是自己的心上人。

       “没事的,云归君,总会有新的线索的,别担心。”楚吟箫安慰着柳云归,听到心上人的安慰,他脸上的阴霾总算是褪去了,嘴角也不自觉地微微上扬。

……

两颗心互相吸引着。

我们的相遇究竟是这孽缘的牵扯,还是人为的巧合?

浮云,或许会遮蔽住唯一的白月光。

无论是怎样的结果,

我这颗为你而跳的心永远都不会变。

——————————————————————————————
疯狂补作业中ing

顺便扩列:这里是玉门春风的妖道,id楚吟箫,对,就是文里主角,欢迎调戏( ͡° ͜ʖ ͡°)✧

其他部分均会放在评论里

【武当x暗香bl】相见恨晚(三)

武暗了解一下谢谢ପ( ˘ᵕ˘ ) ੭ ☆❤
迟到的新年礼物,大家新年快乐!( ͡° ͜ʖ ͡°)✧
前两部分在评论❤
——————————————————————————————

3.—风起云涌时—

一声鹰唳响彻晴空万里。

听到声音的柳云归抬起手来,飞鹰乖巧地落在了他纤细的指上。

他取下鹰脚上的那枚暗信,轻抚飞鹰洁白的翎毛,飞鹰舒服地发出了几声“咕咕”的低声后,他轻抬手臂,飞鹰顺着手臂的曲线,又飞向了天际。

柳云归将暗信展开来,发现这竟是香帅写给自己的邀请函。

       “小友,多日不见,甚是想念。不知小友近日在暗香过得可还好?我明日邀了三五好友前往金陵酒楼一叙,不知云归小友可有空闲?”来信落款只是几个飞舞的大字,寥寥写着来信人和“小友亲启”

柳云归只觉得自己满脸黑线,这香帅据说还有很多“小友”,并在帮助了对方后还会有很多联系,甚至还会亲自指导对方。可自己却是这几个月以来收到香帅的第一封信……

我暗香弟子也是有人权的好吗: )

虽然心里很气,但柳云归第二天还是准时到了金陵酒楼,可问题是到了地方他就想回头就跑……
因为这“三五好友”中好像有什么不入眼的东西……

为什么那个姓楚的登徒子道长也在啊?

偏偏好死不死的楚吟箫又会心一笑地朝着柳云归打了个招呼。

       “哎?云归君你也在这里?快过来坐!”

柳云归脑子里只尴尬地想着要么自己一头撞墙上,要么扁那个登徒子一顿。楚吟箫的笑脸如今在他的眼里是越看越欠扁……

        “两位小友之前也相识?关系看起来十分要好啊,看来楚某这场聚会倒是请对人了。”楚留香摇了摇手中的折扇,挡住了脸上的笑意,另一只手则搭上了柳云归的肩,轻轻拍了两下。

柳云归不知道他究竟看出了什么,那笑意究竟意味着什么,只觉得被人将自己和楚吟箫放在一起,还被形容为“关系好”实在让人生气,身子便
往旁边移了移,可问题是楚吟箫好像从他微皱的眉头中看出了什么,又厚着脸皮走到他身边。

        “正好小二说这里客满了,除了我们只剩下一间房,我说,老臭虫,干脆就让他们俩睡一起得了。”
 
        “我觉得甚好,不知两位小友意下如何?”

楚留香和胡铁花有一茬没一茬地搭着话,柳云归刚想拒绝,楚吟箫就凑到耳畔轻喃道:

        “不知云归君意下如何?嗯?”

温热的气息吹向耳廓,连着他那不经意触碰到的唇传来的阵阵感觉,柳云归感到了一阵酥麻,条件反射地弹开,脸上瞬间弥漫上一抹绯红。

        “我不想……”

         “哎呀,都是男人还扭捏个啥呀?反正也没地方睡,就先将就一晚吧!就这么定了。”还没等柳云归拒绝,胡铁花就先一步替他勉为其难地“答应”
了下来。

柳云归扭头看了看楚吟箫脸上挂着的浓浓笑意,再看看在一旁看好戏的楚胡二人……他越发觉得这几个人绝对是商量好的整自己,只好无奈地摇摇头。

        “嗯。”只留下这一个字,柳云归就头也不转的回了自己的房间。

        “云归君可是生气了?”楚吟箫真是无论柳云归有多不想理他,他都能厚脸皮再贴过来。

         “别来烦我。”柳云归扭过头去不理他。
   
          “放心吧,金陵城里那么多小倌美女我都没看够呢,不会对你下手的。”听了这话,柳云归心里地冒出了一团莫名的怒火,只看着窗外的人来人往,不再理会对方,却越来越难平心绪。

……

又是一阵毫无默契的沉默。

          “既然云归君不开心,那我就大发慈悲地带你消消火吧。正好今日香帅他们也不需我们陪同。”沉默又是楚吟箫先打断的。

          “关你何事?”

          “既然是我点燃了云归君心中的怒火,自然是要由我负责。”

          “谁要你负责了?”
  
           “这可由不得你拒绝。”说罢,楚吟箫便一手挽着柳云归的腰,一边发动轻功,踩着墨鹤飞在空中。

           “你……!快放我下来!”柳云归不安分地在楚吟箫怀中微微挣扎。

          “这可是云归君自己开的口呀。呵”楚吟箫坏笑着将自己揽在柳云归腰上的手臂送开,就这么由着柳云归在高空之中向下迅速降落。
  
          “楚吟箫!!!”可怜的小暗香啊,被扔下去的瞬间爆发出了超越极限的女高音。

楚吟箫到也不怕把他摔死,从另一边的房檐上用力一踏,在柳云归将要跟地面来个亲密接触之前稳稳地接住了他,然后再次运作轻功飞向华山……

两人在路上一直保持着这个公主抱的姿势,柳云归也被摔怕了,抱着楚吟箫的脖颈不撒手,紧紧地贴在他的胸膛上,所以两人几乎是在华山弟子们惊诧的表情之中降落在地的……

华山弟子们从此对武当有了一个全新的了解。

一落地,柳云归便赶紧从楚吟箫的怀中脱身而出,好像是在怕他又对自己做些什么似的。

        “都这么久了,你们欠的钱应当能还了吧?”

这华山弟子们一听到“还钱”二字,顿时紧张起来,刚想脱口而出“不还”这两个字,就被楚吟箫旁边一脸阴沉的小暗香给吓得又吞了回去,只好纷纷看向为首的那名弟子。

那个暗香真是比华山弟子们见到过的那些个武当道长们还要冷冰冰。有的人默默地拉紧了自己的衣襟。

啊,今天的华山可比平常冷多了。

        “吟箫小弟,这钱嘛……现在……自然是还不上的。”为首的那名弟子尴尬地对楚吟箫笑笑,楚吟箫则是坏笑着向他走去。

         “龙庭兄这可是在赖账啊。”

身后的几名华山弟子心里暗叫声不好,赶紧拔出剑来,可他们此时却瞥见旁边的柳云归正用一种极为冰冷的眼神死死地瞪着他们,他们又被这冷若冰霜的眼神吓得一个激灵。就是再迟钝的人也能看出这暗香是在默默保护楚吟箫,如果他们真的攻击了道长,恐怕就会被这人撕得粉碎。

不,用眼神就足以让人骇得哆嗦了……

这华山的风今天怎么那么刺骨啊……

剑拔弩张的气氛在柳云归冰冷的眼神之中逐渐消散,那几名华山弟子也收起了剑。

         “若是你们没钱的话,到也可以缓你们一段时间。”

         “我就知道吟箫小弟……”

          “行行行,客套话,龙庭大哥就不必说了,毕竟我知道自己心怀慈悲大义凛然玉树临风道骨仙风……”

听了这话,柳云归立马转过头去,装作看风景的样子……

这人谁啊我真的不认识……嗯

         “不过,我前些日子,可是看见龙庭兄与那几名小华山,一起进了点.香.阁。”楚吟箫特意在“点香阁”三个字上稍作停顿,加重了语气。

一听到这话,君龙庭等人不好意思地羞红了脸。

         “这……”

         “有钱去点香阁,这时候却没钱还债了?”楚吟箫坏笑着打趣他们,柳云归就配合地皱了皱眉头,狠狠地瞪了瞪他们,又握了握手中的刀。

这华山今天是怎么了为何如此的冷……

君龙庭等人一看楚吟箫旁边的不是等闲之辈,赶紧掏出些许银两来,补交了这次的债务。

成功收到钱的两人也不想再在这寒冷之地多做停留,刚想走,楚吟箫就一把搂住了柳云归的腰。

        “这次云归君不需要我抱啦?”楚吟箫凑到柳云归耳边,用只能两人听到的声音说道。

         “不用你。”柳云归又想起了刚才窘迫的样子,一把推开了楚吟箫,而楚吟箫又更不要脸地贴上来,把自己的毛领大衣批到了柳云归身上。

          “原来你们武当穿这样厚实的毛领只是为了方便来华山讨债?”

楚吟箫用指尖轻覆上柳云归的唇,轻轻抚过,又勾住了他的下巴,抬起他的头,强迫他与自己对视。

           “不,是为了防止随自己一同前来的美人冻着,毕竟是心上人,冻坏了,晚上就不能好好地疼爱了呀~”楚吟箫说着这轻佻的话,还偏要在句尾高扬自己的语调。在柳云归的眼里,他的狐狸眼好看地弯着,他用舌头不经意得舔舔唇,这种画面混合着手指在下巴上轻轻抚摸传来地酥麻感,他的心被这家伙牢牢地牵索住了,心跳不自觉地加快,乱作一团,脸上的红晕不知是被冷风吹的,还是被撩拨的,微微发烫。

柳云归又在楚吟箫面前妥协了,两人又是相拥着飞回了金陵小巷中,就那么恰好地,遇见了一个正在乞讨的女孩,她瞪着大眼睛,头发凌乱,枯瘦如骨。

她这可怜巴巴的样子,直叫柳云归想起自己儿时也是这般落魄弱小,心中不禁多了几分怜悯。

楚吟箫也是懂柳云归的心,先一步掏出一小袋碎银,递给了小姑娘。

       “谢谢哥哥!!”小女孩结果银两,给两人磕了几个头,开心地跑向了街上。

        “云归君平常不是很冷漠的吗?这回怎的多了几分怜情?”

        “……因为……我也是孤儿,是被人灭了满门。”柳云归这是第一次向他人提起身世,他也不知道这对楚吟箫是哪里来的信任,只觉得他很让自己心安……只想讲给他听,不想与他有所隐瞒。

        “幸得香帅救助和暗香的收留,云归得以自在。”

        “说起来……你们暗香门派好像都是孤儿……虽然我们也都是被捡来的。这倒是让我想起了临渊阁。”

       “在遇到香帅之前,我就是被临渊阁收留,被培养成杀手。我没有家人,也没有朋友。”柳云归的眼神黯淡了下来。

       “其实之前那个贩卖人口案,与临渊阁也有关联,点香阁和王猛之所以敢那么明目张胆,就是因为有他们撑腰。”楚吟箫掏出一张信来转移他的注意力,上面扩列着楚吟箫探听来的情报。

       柳云归拿过信来看,发现事情其实还没有这么简单,这背后应该有更大的阴谋。

       柳云归心里烦闷着,两人没有说话,只是这时楚吟箫突然抱住了自己。

        “你没有家人,没有朋友,那就由我来陪伴你。”仅仅是这一句话就足以触动柳云归的心,他的眼睛不禁有些湿润,只能紧紧咬着嘴唇,忍着泪,扑在楚吟箫怀里,感受他温暖的气息。

不知过了多久,两人回到了酒楼,柳云归这才回过神,今晚自己要和这个登徒子睡一间。

       “我睡床,你睡地”

 语毕,柳云归便躺上了床,不留给楚吟箫任何反对的余地。

可即便是躺上了床,柳云归也无法入睡,脑海中尽是与那道长相处的画面……还有被他强吻,被他公主抱的羞耻场景。

他甚至还联想到了些别的不能说的画面。

这些胡乱的东西与那案件交织在一起,着实使他烦扰。

楚吟箫也真是善解人意,走出门,轻声吹奏着箫曲。

刚好他们住的地方较偏,也不用担心扰人。

空灵的箫音,透过窗棂,传入柳云归耳中。

如慕如怨,如泣如诉。

柳云归忍不住打开窗户偷看,那道长一身白衣站在黑夜之中,清冷的月光勾勒出他俊美的容颜,骨节分明的手轻轻按在箫孔上,他闭着眼,缓缓奏响这安眠曲。

柳云归不禁看呆了。

他还挺好看的。嗯。

……

不知不觉间,柳云归就在箫曲中入眠。而此时,楚吟箫正在门外与一黑衣人交谈。

        “这毒药能让人死时毫无痛苦,只是你非要用这种药作甚?”

         “这你就不必管了,你要我办的事我自会办。”

         “你最好快点下手,你跟他都见面多久了?我可是天天都在期待着你的好消息。”

         “……我会的。”

楚吟箫将药受进袖中,进入屋中。

他瞧见那窗子开着个缝,不禁笑着摇了摇头,然后轻轻关上了窗。

他吹灭最后一盏灯,脱下衣服,拥着柳云归,并亲了亲他的额头。

“晚安,我的娘子。”
——————————————————————————————

猜猜接下来是要甜还是要虐呢?( ͡° ͜ʖ ͡°)✧

然后这里是对酒行.玉门春风的性感道长一枚,id楚吟箫,欢迎扩列!

依旧遇不到同服XD



        

       

        
 
      





         






     

【武当x暗香bl】相见恨晚(二)

【占了个极冷cp只能自己产粮产刀的痛又有谁懂
(๑o̴̶̷̥᷅﹏o̴̶̷̥᷅๑)】

2.—再遇点香阁—

自初逢一别后,柳云归时不时就会想起那位嘴角挂着浅笑的小道长,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要对他多了一丝莫名的牵挂,只知道自己对他那如沐春风的笑甚为喜欢。

这时候的柳云归还没意识到,楚吟箫有朝一日会成为那个燃烧了自己的灵魂,温暖了自己的岁月,心头最为重要的一个人。

……

屋檐投下暗色的阴影,像柳云归这种暗香的杀手,习惯了在黑夜之间行走,即使是在白天,也监守着职业操守,只在阴影之内穿梭,藏在远离人群的角落伺机而动,与热闹的人群格格不入。他就好像脱离开了这红尘闹世,也不远在九霄云外,可活了十几余年,也没人撬开过他的心头锁。

王猛被楚吟箫杀了,柳云归也姑且算是完成了第一个任务,但还没完,这个贩卖人口的案件还有后续,有人说点香阁的头牌姑娘青烟也参与了贩卖男女,所以柳云归这次便是来一探究竟的。

柳云归的轻功极好,他就好似那屋檐上的归燕,动作轻快敏捷。他下手极狠,不留情面,能在瞬息间将人毙命。

他避过点香阁拥挤的人群,从偏院穿过,到庭廊之角,刚要跳进后院前去找寻线索,就被一个熟悉的声音吸引了注意力。

“蔡师兄,蔡师兄,你看在我天天砸锅卖铁也要给你带来上好的石头的份上,就让我见见你吧!”来人敲着这位有名的青楼小倌“蔡师兄”的门,他虽然在央求着,语气也变得委屈起来,到像是个小男孩在向兄长要糖吃那般的软气,但好听的声音中还有那种怎么也改不掉的轻佻。

柳云归一愣,顿时定在了原地,眼神不住地望向声源。果真,就是那位白衣道长,楚吟箫。

啪的一声,房门被粗暴地打开了,楚吟箫一个没控制住向前扑去,落入了阁中人的怀抱。

一个傲慢地声音传来:“你!你个登徒子!你知不知道我是谁?!竟敢这么无礼?不知羞。滚出去!”

即使阁中人再怎么傲慢,再怎么骂着楚吟箫,他也笑的极为开心,与之前的笑容不一样,是真正发自内心的开心。

那人竟这么重要吗?

柳云归这才回过神来,他发现自己的手竟往前伸着,身体也向前倾。自己竟然不知觉地想在楚吟箫摔倒在地之前冲上前去。

“我怎么……”柳云归尴尬地收回了手,脑海里回荡着刚才的景象,尤其是白衣道长那真心的笑。而自己的心中落下了一抹落寞。

“那个小倌对他就那么重要吗?他竟然笑的那么开心……”

就在柳云归喃喃自语之时,一只大手猛的拍上了他的肩。

“哎呦喂~你可撞死我了!还不拿钱来?不然今天别想走!!!”原来是点香阁的老鸨梁妈妈,她瞧见柳云归腰间的玉佩应当很是值钱,便上前来矫揉造作地訛他一笔。

柳云归这朵暗香小花从没受过这样的辣手摧残,一时间不知该怎么办是好。

“这位大……姐…姐,我并没有撞到你啊……”

“哎呦~来人啊!有小崽子撞了人还赖账了!”梁妈妈往地上一坐,撒起泼来,顿时引来了周围人的目光。

“还不把钱给我妈妈!!”
“瞧瞧,现在的年轻人怎么都这样啊,咦~”
周围的人嘲讽起来,将柳云归团团围住好像要把他就地正法一样。

一个小厮挤过人群,对梁妈妈耳语了一番,梁妈妈眼睛转转,竟然就这么驱散了人群,放了柳云归一马。

“这位公子,楚公子有请一叙。”

柳云归终于脱离了这尴尬的困境。一走进屋子,就见那白衣道长倚着桌子眼含笑意地看着他。

“云归君这出可真是够狼狈的。”
“我知道你不是来嘲讽我的,想说什么尽快说吧,我忙。”

柳云归只是轻轻撂下一句话,别过头去不看楚吟箫和蔡居诚。这一行为倒是勾起了楚吟箫的兴趣。

“哦?我若是不说呢?”

“那就打到你说!”柳云归也不知道自己这是生的什么气,只是心里有一股怒气来回荡漾,激起重重波澜,促使着他提刀砍向楚吟箫。可向来不留情面的他,面对这个道长也软下了心,只是那么吓吓他罢了。

可只见这白衣道长笑意更甚,抛出一个太极盘,直打得柳云归脑袋发晕。

“云归君这是干什么?难道想杀了自己的救命恩……”楚吟箫的话还没说完,脸色凝住,一个翻身将柳云归压在了身下。几把飞刀从他身边擦肩而过,死死的钉在了屋柱上。而楚吟箫也重重地压在了柳云归的身上,过了片刻也不见他起身。

“你!你还起不起来了?再不起来我打你了?”柳云归眉头微皱,将身上重压着的楚吟箫翻过身去,只见道长身上的鹤纹白衣晕染上了抹抹丹红,身上赫然有些一个醒目的伤痕,渐渐涌出血来。

柳云归心头一惊,他……他居然救了自己?……
楚吟箫即使是晕过去了,受了伤,嘴角也是微微上弯,这个人的轻佻温柔,难道就是天生的吗?和自己还真是完全相反。不过,他,真的很好看。

柳云归将自己身上仅有的惊浮丹喂给了他,运作内力,为他疗伤。
可他伤好了,药效也过了,却没醒过来。

“喂……!你醒一醒,你……没事吧?”柳云归顿时慌了,拍了拍楚吟箫的脸,他也毫无反应。手指无意略过楚吟箫的鼻尖,手指惊颤。
他……?他没有了鼻息。

柳云归也不管什么清什么白,也不觉什么情什么欲,径直吻上了他的唇。不过,与其说是吻,倒不如说是人工呼吸。

柳云归一口一口地向楚吟箫的口中输送着空气,温热的气息吐在楚吟箫的脸上,轻柔地,痒痒地,撩拨着楚吟箫的心弦。

楚吟箫缓缓睁开眼,看着柳云归有些慌乱着担心着自己的样子,他那藏着星河的眼瞳闪烁着,将柔情藏在渺渺云霄之中,流露在外的是冰冷的月光,而此时,他的柔情,却毫无遗漏地收揽在楚吟箫的眼中。

这可真是个可人。
也不枉自己舍身相救。

楚吟箫这样想着,克制住自己的绵绵笑意,闭上眼,享受这慌乱的吻,享受这双白皙,骨节分明的手在自己胸膛时而猛烈,时而担心自己因用力过猛伤到对方而变得轻柔的摁压,楚吟箫只觉自己的心跳逐渐加快着,也不知是否是因为柳云归温暖的吐息,使得他脸颊微红,直红的楚吟箫忘了自己还在装死,温热的气息从鼻中无意溜出。

柳云归自是感受到了这抹温热,停下了动作,暗自松了一口气。

“还好你没事……”

“怎会没事?”楚吟箫坏笑着将柳云归的手放在胸前,让他感受自己的心跳。

“这……可怎么办是好?”看着柳云归一脸的为难样,楚吟箫心里暗暗想,这可真是个愚钝的小笨蛋呀,真想好好逗逗他。

“还能怎么办,自然是这么办!”楚吟箫又翻身将柳云归压在了身下,牢牢吻住他的唇,将舌头探向那贝齿……

“唔……嗯……放开……你做什么!”柳云归羞愤不已,自己好心相救,竟变成这般局面!自己越想挣离,他却拽的更紧,柳云归勉强脱离开来说出几个字,眼睛却瞥见两人的唇上还拉扯着口中津液,自己羞得不行,他却笑着伸着舌尖舔掉,像是在品尝什么美味。柳云归只觉得自己的脸烫的吓人,他简直不敢相信这道长竟会如此!

小暗香狠掐下道长,只听那道长一声哦哼,不仅没放开他的唇,还放肆的吻得更深,更缠绵,即使柳云归再如何奋力击打他,再如何咬他,他也不放开。

“哼!你们当我这里是窑子呢?!不要脸!毁了我的屋子,还在这苟且上了,真是不该放你们进来!”

楚吟箫这才反应过来,自己一直都把师兄晾在一边,这才赶忙放开柳云归,脸上红得更甚。

“啊!师兄你别别生气啊!”

“还不拿钱来!没钱就赶紧滚!”

听蔡居诚这么一说,楚吟箫立马掏出自己的小金库,可即使是这样,蔡居诚也还是无情地把他和柳云归赶了出去。

刚刚缓过来的柳云归怒视着楚吟箫,好似要把他撕碎。而楚吟箫也尴尬的笑笑,两人都在等着对方开口。

……

一阵毫无默契的沉默之后,楚吟箫终于耐不住,打破了这沉寂。

“云归君,我这里有样东西,你一定会感兴趣的。”

楚吟箫又恢复往常的笑脸,将暗信递给柳云归。

柳云归打开这信,才发现这上列着青烟的罪证,而这些正是这些日子以来,楚吟箫隐藏在点香阁中打听来的情报。

柳云归看到这信,脸色一黑,手用力地攥着这封信,径直走向青烟姑娘的房间,楚吟箫还没来得及问些什么,就只能无奈地跟上去。

柳云归用力推开房门,这里却早已是人去楼空。

“这茶还是温热,应是不久前离开的。看来我们来晚了一步啊。”

柳云归不想理眼前的登徒子,刚想走,就被楚吟箫拽住了衣袖,气头上的他差点条件反射一掌打上去,眼见这款款白衣,手停在了半空。

“都不感谢感谢我吗?我为了这些情报可是花了不少银子呢。”

“……”

“多谢。”

柳云归心里对这道长不是一般地无语,半晌,还是憋出了一句感谢,随即跳出窗外,赶紧离开这个红尘之地。

“云归君可真是像块万年玄冰。”楚吟箫如此感叹。

……

柳云归这次因为楚吟箫耽误了下杀手的最好时机,回到了暗香总部,自然是少不了惩罚的。

“唔……嗯……”

柳云归褪去黑衣,承受着背部的一鞭又一鞭,鞭子抽打的痛,直让他浑身发颤。他咬着自己的唇,努力挺着,不让自己发出声来。

鞭子抽打出的血甚至都溅到了墙上,一道又一道触目的伤痕显现在他白皙的背上,鲜血混着冷汗滴落,正是一副骇人的景象,可鞭子自是不会留情,不抽满这几十鞭是不会轻易停下的。

……

不知过了多久,柳云归已然晕了过去,趴在了床上。师姐正心疼地给他的伤涂上药膏。

已经晕过去的柳云归陷入沉沉的梦境,就连在梦里,也是白天那登徒子强吻他的羞耻画面。

可睡梦中的柳云归却不自觉的用舌尖轻点自己的唇,感受那人留下的绵绵温存。

“这孩子,怕不是动了情。”

动情者,不自知其苦。
观局者,不明了其甜

——————————————————————————————
这篇有点墨迹,你们别介意这个意外的糖~

这里是对酒行玉门春风的性感道长id楚吟箫,欢迎扩列呀啊啊啊【依旧不会有人看到XD】

顺便谢谢喜欢这篇文的亲们,上部分在评论








【武当x暗香bl】相见恨晚

                                      相见恨晚

(Bl向,一个很冷的cp+小学文笔,第一次写同人,望各位海涵,暂定五部分,糖掺着玻璃渣和肉x(´• ᵕ •`)*)

1.-初逢金陵夜-

是夜,波澜悄然无息的落在了这金陵之地,血色与祭。
柳云归一身黑衣,隐在了无边的黑夜之中,他轻掂足尖,便悄然落在了暗香师姐的身后。

“师姐……”
“啊,师妹你吓死我了,下次能不能别这么吓我啊!你师姐一把老骨头了可经不住你吓!”
“师姐,我们暗香是有男弟子的……”
“哎,是吗?先不提这个,你看看这次的任务吧。”
师姐掏出一张暗信,递给了柳云归。

柳云归定睛一看,却发现信上只写了一个让他惊讶的暗杀对象——瓜摊主王猛。

柳云归心中很是无语,师姐总是一脸正经地发下任务,可对象却是微不足道的阿猫阿狗,他默默怀疑了一下香帅让他加入暗香时是不是走错了门派。

“师姐,一个买瓜人有什么好杀的?”
师姐一脸严肃的摆了个手势说:“师妹这你就有所不知了,这摊主虽然表面上是个卖瓜的,私底下却干着个和玲珑坊狼狈为奸的贩卖良家妇男……哦不,拐卖良家妇女的勾当!死不足惜。”

“……我明白了师姐”柳云归虽然表面答应了,但心里还是很怀疑这任务的真实性。他甚至想起了自己初入江湖时被迫偷瓜的黑历史,只是当时自己并没有被王猛穷追猛打,而他正跟一位笑吟吟的武当道长打的热火朝天,自己则是趁机反手就是一个瓜。

“我怎么想到这些了……”柳云归打断了自己飞向天边的思绪,默默朝着王猛的方向去了……在夜幕中伺机而动。
——与此同时。

楚吟箫看着手中的白榜,仔细地看着这白纸黑字,确认自己不是眼花了之后陷入了沉思。
“嗯……这卖瓜的是惹的人太多了么?”楚吟箫突然觉得这江湖真是深不可测……

子夜时分,街上的喧哗渐渐褪去,留下的只是街道上三五个醉酒之人,巡逻的兵士来来往往,繁华的金陵陷入了一片沉寂。

柳云归从房顶跳下,转身进入了王猛的屋子,却看见了让他震惊的一幕。

一位白衣道长已经站在了屋内,他白如雪的衣上,沾着片片血迹,格外刺眼,而王猛正躺在血泊之中。这位道长轻喘着气,脸上泌出的汗珠,昭示着这里刚刚发生了一场恶战。

他见到来人,冲着柳云归笑了笑,无奈地说道:“呼……真是抱歉,贫道先来了一步,不过这卖瓜的真是深藏不露,跟之前交手时的功力完全不同,差点就交代在这里了。”说罢,他略表歉意的摆了摆手,抬脚便走。

“血不怕被人看到?”柳云归也不知道平常不管他事的自己今日是着了什么魔,竟脱口而出这一句看似无意的关怀。

“啊……多谢兄台,要不是你提醒,我还没注意到呢,万一被外面的捕快注意到怕不是免不了这牢狱之灾了。”

既然自己先开了口,也不好意思不理他,顺手举起一个笨重的罐子,将罐中的水猛的泼向了楚吟箫,片刻后,白衣上的血迹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突然被泼了一身水的楚吟箫微微一愣,然后便被柳云归捧着笨重水罐的样子逗乐了。“噗……这位兄台做事真是出人意料,你这罐子是从哪儿拿来的啊?这水可是有着治愈去污之效的云梦汤池之水?”

“是……”柳云归也不知道自己今天是怎么了,竟然做了这么蠢的事,尴尬地不想理这位总是笑吟吟的白衣道长。

楚吟箫看着眼前的小暗香,他生的极为好看,本就白的皮肤在月色和那一席黑衣的衬托下显得更为白皙,细眉微皱,更增添了几分清冷,他那双碧蓝的眼中,好像有着星辰大海。他的心里默默对这位可爱的男暗香起了兴趣,便作揖道
“在下楚吟箫,武当弟子,不知阁下如何称呼?”
“柳云归。

“云霜柳色旧,秋幕雁北归。真是美名配美人。”楚吟箫的嘴角扬起好看的弧度,那有些轻佻的话让柳云归一时无法做答,他突然想起了之前瓜摊一遇的白衣道长,心中对今天的事充满疑惑的,先以为楚吟箫是来寻私仇的,细细想来,只能是另一种答案——他是暗影。但这只是个猜测,柳云归忍不住套起了他的话。

“堂堂武当弟子,不是说什么大道在心,惩奸除恶吗?怎么也干起这暗杀普通人的勾当了?”

“不要误会我只是个暗影,接了个白榜罢了,而且来之前我也怕误杀,就先转了转,结果发现这个王猛竟然是个人贩子,害了不少良家妇女了,这也算是替天行道了吧……”
楚吟箫突然靠近柳云归,站在了一个有些亲密的距离,轻轻一笑。

“嗯……云归君,贫道今日还有他事,先走一步了,贫道现在倒是期盼着与美人还能再见呢~”

“他刚才是不是称我为美人……?”

楚吟箫发动轻功,踏着墨鹤飞走,而柳云归的心头还萦绕着他的笑,他轻佻的话语,他的身影……楚吟箫偏偏就是那缕穿堂风,穿过了柳云归荒芜的心田,带给他一丝遥不可及的希望……

躲在窗外的师姐正捂着嘴轻笑,露出恍然大悟的深情。“天啊师弟平常说话超少的,今日这是怎的了?!难道说……嘻嘻……很有意思嘛”

——————————————————————————————
别问我问什么云梦大澡堂子的水有去污奇效……这个诡异的梗来源于我在云梦池里总能看到一大堆不知道哪里来的罐子的怨念。

还有就是扩列,这里行酒行玉门春风id楚吟箫,武当,欢迎前来调戏~我想大概不会有人看到hhh XD